新冠肺炎ICU病房医生:生死时刻和患者几乎口鼻相对

  • 时间:
  • 浏览:48

邹颋是江西支援湖北随州医疗队的重症组组长,她每天的工作就是进到新冠肺炎ICU病房抢救危重患者。

“气管插管的时候,也是病人体内的病毒、气溶胶大量释放的时候。” 邹颋表示,她和队员基本每天都处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的情况下”。

“不管刚抵达还是现在,心理压力肯定有,新冠肺炎的病人毕竟不同于平时接触的病人,我们面临的不仅是病人的危重病况,还有传染风险。” 邹颋说。

一危重新冠肺炎患者和ICU医护人员。受访者供图

2020-03-02 22:08:14 来源:

据邹颋介绍,ICU病房的医护人员每天进行插管操作的次数,需要根据患者的病情变化决定,插管的用时也会根据个人经验和患者情况而变化。

邹颋表示,当时从接命令到出发的时间非常短,仅两小时不到。“我早就做好了准备。知道自己申请被选上,但是具体时间、地点要等指令。具体支援地区应该是根据病人变化的情况来定,哪里紧急就往哪里派送。”

资料图:江西对口援助随州市的第二批医疗队。

为您推荐

邹颋也在不断了解医学方面的信息进展,关注钟南山院士等团队的研究进展,“因为是新型病毒,对这个病毒还不是十分了解,它的传播途径大家也不断探索中,包括呼吸道、消化道等。”

“飞沫传播、气溶胶传播,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面临这种风险。”江西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邹颋在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平静,“在递交外地医疗支援申请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那时候还很早,我还不知道会去支援哪里。”

“和普通病房不同,危重病人出现一点病情变化,一两个小时内没有处理的话,生命很可能就延续不下去了。” 邹颋说,重症监护室每天面临的都是病人的抢救。

“我们给她进行的治疗包括高流量氧疗、抗病毒和抗感染治疗、全身对症支持的治疗,她的各项指标通过氧疗最终得到改善。”邹颋解释,危重病人的病情是个体化的,需要根据每个人的病情、病情变化,采取合适的抢救措施。

得空休息时,邹颋会跟家里视频,但能对话的时间不长。“女儿高三了,这时候学习非常繁重、紧张,能够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固然好,但是这边(随州)更需要我,毕竟在江西还有她的爸爸陪伴她。”邹颋说。

2月23日,是邹颋的生日。在她看来,当天一名患者病情好转,转出ICU病房是最好的礼物。她在医院对着生日蜡烛许下愿望:“祈愿早日战胜疫情,希望所有医务人员平安。”

“氧疗的危险对医护人员相对低一点,所幸是控制住了。如果实在不行,病人无法维持他的生命体征和氧合,就需要做气管插管,上呼吸机,这时面临的风险是高的。”

从接命令到出发,不到两小时

不是不害怕,但感觉自己被需要

(原标题:新冠肺炎ICU病房医生:生死时刻,和患者几乎口鼻相对)

即使是按照正规的流程进行培训和防护后,“肯定多少还是觉得有风险,如插管上呼吸机的时候,职业暴露的可能性非常大。” 邹颋称,但医护人员一旦进入到工作状态就不一样了,“我们相信,自己的知识和技术能够很好地完成这项工作。”

“气溶胶传播是对医务人员的威胁最大的。”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19日解释称, “公众没必要对气溶胶传播过度恐慌。”

二十几天前,由于随州与武汉的人员往来密切,病例数字持续上升,危重病人增加,物资、医护力量紧缺,随州各方纷纷向外界求助,需要防疫物资、医疗专家和重症方面技术力量的支援。2月6日,随州市新增确诊病例81例,有疑似病例42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915例,重症36例,危重症22例,累计治愈9例。

重症ICU里的生死时刻,和患者几乎口鼻相对

据了解,邹颋一行人2月6日从江西九江出发,2月7日凌晨抵达随州。当时新冠病毒气溶胶传播还尚未引发高度的关注,经过紧密的培训和准备后,他们便正式进入ICU隔离病房衔接工作。

“危重病人基本都插了气管插管,上了呼吸机,他们的气道都是开放的,特别是吸痰的时候,有大量气溶胶,感染上病毒的概率会很大。”邹颋说,因为那时候医护人员和患者几乎口鼻相对。

资料图:医护人员精心照料躺在病床上的诸某。

近期,邹颋团队治疗的一位新冠肺炎重症老年患者,经历了一次呼吸衰竭。该患者除了感染新冠病毒,同时还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这样的基础疾病。